胶东在线新闻频道17路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专题 > 2013 正文

胶东革命历史事件:烟台第一次解放

2015-08-17 09:49:17  来源:市红办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不久,1938年2月3日,日军侵占了烟台。1945年8月24日,经过七天七夜的激战,沦陷近八年的烟台被八路军收复,成为当时八路军解放得最早、最大的沿海港口城市。

  一、日军侵占烟台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后,日本政府迅速向华北增兵,扩大侵略战争。7月底,攻占北平和天津。10月初,侵华日军第五师团沿津浦路南犯侵入山东。由于韩复榘率部南逃,日军于12月分兵两路大举南犯和东侵。12月25日,日军第五师团在周村集结,随即沿胶济铁路东犯。1938年1月9日占领潍县,19日占领青岛。2月2日,已占领青岛的日军第五师团一部三千余人,自青岛沿青(岛)烟(台)公路北犯,3日侵占烟台。

  烟台沦陷前为山东省辖特别区,设有特别区行政专员公署,特别区下设第一、二、三、四、五自治区和5个坊联合办事处,共辖67个坊。同时,设有烟台特别区警察局,下辖5个警察分局和1个水警派出所。日军侵占烟台后,成立了胶东善后委员公署,改烟台特别区为烟台市,委任张化南为伪市长。 4月17日,将烟台市划属伪鲁东道(后改成登州道)管辖,又加委张化南为伪鲁东道尹兼伪烟台市市长。伪鲁东道管辖福山、莱阳、牟平、海阳、蓬莱、黄县、招远、栖霞、文登、荣成等10个县及烟台市和威海、龙口两个特区。伪市公署下辖5个区。同时,成立了伪烟台市警务局(后改称警察署),下辖中央、东、西、水上4个警察分署和29个派出所,并单独设有一个专事剿共的特别工作队,受日本专员和宪兵队直接指挥。侵烟日军,初期在烟台市驻有一个陆军师团司令部,所属部队大部分驻于烟外各地。在市内驻有日海军陆战队六百余人,停泊舰艇6艘,以及芝罘日本陆军特务机关武田部队和小林部队共一百多人。同时,由日军特务机关成立了日本宪兵队。后期,又调来渡边部队和武原部队。日海军陆战队及其舰艇调走后,仍留一艘巡逻艇常驻烟台港;日陆军师团司令部调走后,在烟台经常驻有一个日军步兵大队。驻烟台的伪军,有一个特别队、一个保安大队和一个警备队。伪特别队辖3个中队,约300余人;伪保安大队辖3个中队,共800人左右;为警备队辖3个中队,约300余人。日军利用这些伪政权和伪组织,对烟台人民实行法西斯统治,可谓血迹斑斑、罄竹难书。

  日军盘踞烟台期间,为了迫使烟台人民屈服,以实现其长期统治的目的,使用了极其残暴的法西斯手段。他们在伪军的配合下,反复进行清乡“扫荡” , 推行抢光、杀光、烧光的三光政策,残害和屠杀烟台人民。日军屠杀民众,不仅手段毒辣,惨无人道,而且花样繁多,令人发指。1942年春,日军池田部队为训练新兵,竟将数十名中国人押到东操场,命令新兵挥刀追逐刺杀,直到砍死为止。日军在东炮台专门设置了绞人机,把捉来的人推进去绞成肉酱,然后喂狼狗或用水冲入大海。

  伪政权建立后,在烟台市内大施虐症,加强对烟台人民的控制。仅保甲和“良民证”制度,就给烟台人民带来了极大灾难。如保甲要抽调20岁左右的青年壮丁组成所谓保甲自卫团,训练每期3个月,费用全部由商户和保甲摊派。保甲推行5户连坐法,清查户口,极力搜捕抗日人员,搞得户户自危,人人恐慌。那时日伪军在烟台的几条主要马路设置了栅栏,市区四周大小路口严密封锁,人民群众行动都要良民证。日本宪兵队和伪警察经常以检查“良民证”为名,进行敲诈勒索。“良民证”的所有字样,包括号码和签发日期,稍有说错,轻则挨打罚款,重则逮捕刑讯。若日伪人员将证撕毁,便会大祸临头,当事人就要被以形迹可疑问罪,遭到逮捕审讯、严刑拷打,甚至被扣上“八路”的帽子处死。他们还在烟台设立各种特务机关,豢养了大批特务,散布于烟台市内及胶东各地,严密控制市区和内地,刺探根据地党政军情报,杀害爱国人士和抗日人员。

  侵占烟台后,日本的经济掠夺加剧。日本资本家蜂拥来烟,先后开办了六十多家商行,大肆搜刮烟台人民财富,把烟台人民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三井物产会社出张所是日本在烟台创立最早的商行,日军侵占烟台后,即与岩城商会共同垄断烟台的金融和贸易,成为烟台商界经营粮食、大豆、豆油、花生油和粉丝等各种物资,并把日本的机械、水泥、纸张、橡胶制品和药品等物资大量输入烟台。其所的藤田清七受日军委托,担任日军方统制物资的任务,垄断烟台的粮谷。烟台各粮商的粮谷分配额和价格,都由他一手操纵。为掠夺更多的物资,日本又在烟台设立了国际运输株式会社芝罘营业所,全面垄断烟台的水路交通运输和搬运等行业。同时还控制了烟台的劳动力,以配合其军事需要,及时供其侵略军役使。1938年7月又恢复了横滨正金银行,取代了原有的汇丰银行和中国交通银行,全面控制了烟台的金融。此外,他们还在烟设有推销石油、船用物资、电气用品、机械器具和汽车轮胎等物资的出光商会,以贩运日制吗啡、海洛因、红丸等毒品毒害烟台人民的大连洋行芝罘支店,搜罗劳动资源的芝罘出张所,有公开设赌引诱腐化烟台各阶层人民甘当亡国奴的饭馆菊水料理馆等。尤其是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加紧对胶东和烟台物资的掠夺,他们强行查封了英美在烟台的企业。先后成立了登州道和芝罘两级经济统治委员会,并在各行业分别成立所谓“组合”,每个“组合”里都有日本人进行监视,全面控制烟台经济命脉,把烟台民族工商业摧残殆尽。还大搞“献金、献机、献铜”运动,巧立名目,肆意搜刮军用物资。由于各种组合的控制压榨,日货的大量倾销,日伪的苛捐杂税和敲诈勒索,烟台民族工业受到严重摧残,生产萧条,营业凋零,许多行业甚至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日本侵略者还控制各种宣传工具和学校,通过孔孟之道的宣传和奴化教育愚弄欺骗烟台人民。他们一面宣扬什么“大东亚共荣圈”、“中日提携,共存共荣”,一面一次次开展治安强化运动,从1942年起至1945年上半年每年一次。他们在学校进行亲日教育,中小学都增设日语、军训和尊孔复古课程,并派遣日本教官控制和监视,妄想摧毁青少年的民族意识和祖国观念,以达到其永远统治烟台的目的。他们还通过创办各种报刊、散发各种反共小册子和宣传材料来麻醉和毒化烟台人民。

  二、激战七天七夜解放烟台

  1945年8月,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发展的形势下,中国人民进入对日全面反攻阶段。8月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号召“八路军、新四军及其它人民军队,应在一切可能条件下,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歼灭这些敌人的力量,夺取其武器和资财,猛烈地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8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苏联参战后准备进占城市及交通要道的指示》,要求各抗日部队“向日伪进行广泛的进攻,迅速扩大解放区,壮大我军,并须准备于日本投降时,能迅速占领所有被包围和力所能及的大小城市”。10日24时至11日18时,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发布关于受降和对日展开全面反攻等7道命令,要求各解放区抗日武装部队向其附近日伪军送出通牒,限他们于一定时间向人民军队缴械,如遇日伪武装部队拒绝投降缴械,即应予以坚决消灭。

  正当解放区战场军民向日伪军展开大规模反攻之际,蒋介石于8月10日发布3道命令:令八路军“原地驻防待命”,不准“擅自行动”;令伪军“负责维持地方治安”,等待国民党军收编;令国民党各部队“积极推进、勿稍松懈”。

  8月14日,日本政府照会美、英、苏、中四国政府,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无条件投降。这期间,侵占烟台的日伪军,根据蒋介石的命令,断然拒绝向八路军投降,大搞蒋、日、伪合流,实施“日蒋换防”、“宁渝合作”,妄图踞守烟台,负隅顽抗,迟延时间,等待美蒋来援。

  针对这一态势,中共胶东区委于8月14日发出《关于目前形势与任务的紧急指示》,指出在新形势下军民的基本任务,是“紧急动员起来,立即向日伪军发动攻势,完全收复胶东一切沦陷国土……党、政、军、民要把工作重点转到全面反攻上来”。随即,由胶东军区部队组成的山东军区第三路军,在前线指挥许世友、政治委员林浩的率领下,从8月16日开始,分东、西、南、北四线同时向胶济路东段沿线、胶东半岛沿海各城市的日伪军展开全面的进攻。

  在胶东军区北线部队的强大军事攻势下,据守烟台的日军陆军柴山大队和部分舰艇,与盘踞在烟台的伪军白书普的保安队、警察大队和从周围县城纷纷逃来的蓬莱县的郝铭传部、牟平县的纪显邦部、福山县的张立业部及受日军豢养的土匪孙振先、陈煜等部的伪军约五千多人收缩集结于烟台。侵烟的日军陆军柴山大队集中驻于市区,守卫东西卡子口、东西炮台和葡萄山、毓璜顶等地。白书普的保安队五百余人守西沙旺,孙振先和郝铭传部500人守东山,苗占奎部1000人守世回尧,张立业部1000人守上夼、宁海口和丈八口,陈煜部从福山一带退守在西沙旺、珠玑、芝罘岛等处,企图负隅顽抗。侵烟日军一面垂死挣扎,一面把掠夺的物资非法运往日本。

  为加强攻打烟台的战斗力量,胶东军区决定攻打烟台的主力部队有八路军东海独立团,会同乳山独立营、牟平独立营、昆嵛独立营、福山独立营和烟台大队等人民抗日武装组成两千余人的攻烟部队。烟台战役前线指挥部设在烟台市郊东南、丈八口东面的高山顶上。指挥部由东海地委书记梁辑卿、东海军分区司令员刘涌(详见《先导》之“刘涌”)、政委仲曦东、副司令员于得水、政治部主任张少虹(详见《先导》之“张少虹”)、烟台工委书记滕景禄组成。在数量上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张少虹率独立团二营五连由威海增援烟台。8月15日,在前线指挥部的率领下,昆嵛、牟平、福山等县民兵密切配合,分东、西、南三线向盘踞烟台外围的日伪军发起围攻,进攻的重点放在南线,东线由东海独立团一营担任主攻,南线由东海独立团三营担任主攻,西线由福山独立营和烟台大队担任主攻。

  8月15日,攻打烟台日伪军的战斗正式打响,东线部队首先将东郊迟家的据点摧毁,并逼近上夼村南。17日,八路军东海独立团一营和牟平独立营攻克烟台东邻的牟平县城,守城的一百五十多名日军和一千多名伪军弃城落荒而逃,沿海边向烟台市内龟缩,遭到牟平独立营分段伏击。牟平县伪军纪显邦一部被歼灭后,另一股日伪军窜到烟台东郊樗岚村边的海岸,又遭到东海独立团一营的有力截击。在海上敌舰艇的支援和陆上接应下,这股残敌才免遭全军覆灭的下场,乘隙窜入烟台市内。在围追堵截牟平日伪军这一仗中,消灭日军一个小队、伪军两个中队,俘敌二百余人,消除了八路军围攻烟台的后顾之忧。

  同日,南线部队东海独立团三营迅速攻克了烟台南郊的黄务据点,进至烟台近郊上夼村东头,歼灭全部守敌。同时,又继续攻占丈八口、宁海口等重要出口,完全占领南山高地。当晚,攻克烟台外围善疃碉堡。

  西线部队福山独立营和烟台大队担当世回尧口子以西的进攻任务,18日攻克西郊宫家岛据点,进而攻下西沙旺和西卡子门,直攻至烟台西车附近。

  为了打开进攻烟台的门户,东线部队东海独立团一营两个连于18日晨、19日夜两次发动攻击,将位于上夼村西烟台醴泉啤酒公司的南山高地碉堡攻克。至此,八路军东、南、西三线部队,攻克了烟台市郊区迟家、黄务、宫家岛和上夼南山等日伪外围重要据点,切断了市内敌人与城外的通信联络和交通要道,形成和紧缩对烟台市区守敌的严密包围。

  烟台是日军侵略胶东地区的重要基地和屯兵站,经其多年苦心经营,构筑有坚固的环形防御工事,各个制高点均有碉堡和暗火力点,并有交通壕和火器掩体相互连接,加上日军军舰在烟台海面游弋,不断用大炮向八路军南山高地猛烈轰击,增加了攻烟部队解放烟台的困难。8月24日,为阻止日伪军通过海上逃窜,前线指挥部命令攻城部队向市区守敌发起3路总攻:一路由乳山独立营发动进攻;一路由东海军分区副司令员于得水指挥,由东海独立团副团长官俊亭、副政委常勇率领一、二营和文西独立营进攻;一路由东海军分区司令员刘涌和东海地委书记梁辑卿直接指挥三营进攻南山。当晚10时占领整个市区,烟台解放。至此,经过七天七夜的激战,在烟台市地下党组织和烟台市人民的配合、支持下,沦陷近八年的烟台被八路军收复。

2002-2015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