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评论  >  教育科技

网红广告进高校尴尬了谁?

胶东在线 2018-07-30 09:14:41

  放暑假前,不少高校出现一些招募网红的广告单,以“坐着赚钱”、“日结工资”的手法引诱众多学生前去应聘。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公司要求学生先发照片和视频,也有公司暗示“身材火爆”,并承诺月入万元很简单。(7月29日北京青年报)

  http://society.eastday.com/s/20180729/u1a14115116.html

  说实话,当“月入过万”和“身材火爆”勾连在一起,用脚趾头也能想出网红公司的赚钱套路。不过,成年要趁早,加上“你穷是有原因的”等价值科普的刺激,高校生兼职网红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网红是个臭豆腐般的词语,各有联想、趋之如骛,在这片五光十色的江湖,就算没有小广告,或掺和或围观,大学生们其实也没闲着。

  我想提醒两个基本逻辑:第一,招募网红的广告单进校园,高校应该不设防吗?近日,工信部发文称,要求三大运营商统一思想、转变观念,自觉不在校园及其周边摆摊设点营销电信业务。连基础运营商摆摊设点都被禁绝了,在暧昧色情中游走的网红主播业务,就该大大方方占领高校的空间?自由而开放的校园,不代表没有下限和底线。

  第二,当网红成为一种新兴职业的时候,我们高校的就业指导中心关注到这个风口了吗?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市场整体营收规模达到304.5亿元,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22亿人,年增长率达到22.6%。在网红主播的行当里,有人身价百万,有人始终晃荡。媒体曾有调查山东网络主播就业现状,结果是“月收入过万者仅1.8%”。问题是,面对爆红的网络主播,大学生或舆论看到的永远是凤毛麟角的“领头羊”。高校,告知学生网红等新行当的生存真相了吗?

  当网红成为一个带着颜色的社会语汇之时,便是互联网文创产业跑偏之日。近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工作数据:今年1月至6月,取缔关闭网站及APP应用6.2万余个。从已经公布的案例中不难看出,涉黄问题最为严重依然是网络直播平台。挣钱不要命地涉黄违法,固然直接取缔;而那些在低胸装、露脐装等“火爆身材”上对大学生主播提出诱导性要求的平台,恐怕不能靠道德节操来规范。作为文化监管部门来说,不仅要关注高校里的网红广告单,更要关心大学生主播在APP里是怎样的呈现。

  就像国民游戏不能不放过小学生的口袋一样,国民直播恐怕也不该在大学生身体上做文章。这不是公序良俗层面的问题,这是文明进化高度的议题。网红广告进高校,高校知晓否?千万别等到出事了,才想起来牛皮癣般的网红小广告是个本该不容忽视的“坏蛋”。(肖玮)

  【声明:本文为投稿网评,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胶东在线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李里
相关新闻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