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评论  >  话题

由“小品中骗子说河南话引起的诉讼”想到的

胶东在线 2017-02-09 10:10:12

  新闻摘要:2017年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小品《取钱》中骗子打电话时说的是河南话,引起网友热议。2月7日,西安一河南籍律师以“地域歧视”和“侵犯河南人名誉权”为由提起诉讼,要求北京电视台和该小品编剧及演员,向所有河南人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每人一元。(2月8日《华商报》)

  观点:小品中骗子说河南话该不该较真(舒圣祥)

  每次看到这样的新闻,最常见的网友评价肯定是“这个律师在炒作”。是炒作吗?当然是。只不过,炒作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关键是这个事情做的有没有意义。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顺带给自己带来点名气,增加点业务,于人于己都是好事。那么,为一个小品中骗子说的是河南话而较真,有意义吗?

  我专门去网上看了这个小品,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一个说普通话的小品中,插入讲河南话的骗子电话。即使不谈歧视,也是完全脱离现实的,现实中的电信诈骗,谁会讲河南话?讲河南话也能让老太太相信是银行打来的?人家讲的都是普通话,尽管并不一定标准。所以,这样的安排本身就是没事发神经,根本不是艺术创作的需要。

  要说歧视,先要明白歧视是怎么来的。歧视的行为源于头脑中的偏见,头脑中的偏见源于简化世界的需要。刻板印象是我们看世界惯常会走的捷径,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刻板印象,借此作为我们判断和评价的依据。比如“女司机不靠谱”,这是一个刻板印象,它形成对女司机的偏见,进而表现为路怒歧视话语,哪怕对方明明是个男司机,我们也会说“妈的,肯定是个女的”。

  刻板印象是可以强化的,这样才要搞宣传,才要做广告。春晚小品,当然亦属此列,它的不当处理,会强化人们的偏见。小品中莫名其妙且毫无必要地让骗子以河南话呈现,也许不是纯粹出于恶意,但至少没什么善意,只不过,一不小心就“泄露”了内心的偏见,而偏见的态度一旦公开表达,就会构成事实上的歧视。

  偏见不可消除,歧视可以减少。偏见的观念不一定必然导致歧视的行为。态度和行为不一致,可能是因为对惩罚和代价的忧虑,也可能是因为理智战胜了偏见。美国很多白人依然歧视黑人,但他们也许不再敢公开表达。这样的禁忌如果做到极端,成为“××正确”,当然不是好事,但是对于被歧视的群体而言,歧视哪怕只是表面上减少,也是好的。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的歧视其实只是竞争的代名词,比如你就是喜欢进口货,你就是只买苹果手机,满足的是你自己的偏好;但是,也有一些歧视是损人不利己的,甚至是要为之付出代价的。准确地说,只有当歧视者愿意放弃一定的利益,例如收入、利润、工资、或者享受,以便满足他个人的偏好时,才是真正的歧视。

  以此观察,在小品中让骗子毫无必要地讲河南话,至少是损人不利己的。尽管这种“一不小心”地表达,或许只是出于随性,想当然地追求笑果,但不能说“一不小心的伤害”,就不是伤害。律师发起诉讼的意义,就是要给“一不小心”安个把门的,不再那么随性那么想当然,强化人们本就已有的偏见。

  世界那么大,我们何必那么狭隘。对抗刻板印象与固有偏见,需要见识和历练。记住,当你想要批评别人的时候,要知道,可能对方并没有你那么优厚的条件,可能你自己其实所知甚少。换个身份,面对被歧视,给愿意较真的人鼓个掌,自己则完全没必要事事较真,被歧视的只是那个符号化的身份,而并非你本人。(作者:舒圣祥)

  观点:必须理解律师起诉小品的正面意义(杨应和)

  涉嫌侵犯河南人名誉权而起诉小品,让电视台和小品编剧和演员中枪,小品有实际场景的需求,不得的用河南方言发声,更何况小品中的方言是山东和河南两地搭界的共同语言,这么说,是律师反应过度了。但仔细品味,这位律师的做法,看似显得无趣滑稽,唤起了人们对地域歧视的关注,也增强了人们的维权意识。

  现实生活中,不少人对外地人有着根深蒂固的等级划分意识,比如,上海人言谈中的“小赤佬”原意就是“苏北佬”,即乡下人。笔者年初在苏州园区游玩时,也见过个别公司招工启事中有明确提示,河南人不得录用。针对河南人歧视的事例连连发生,特别是去年一位叫胡伟的人,在其微博上频借热点事件恶意攻击河南人,一时舆论纷纷。而此次事件,不过又是揭开了河南人敏感脆弱还未完全愈合的伤疤。

  不可否认,经济文化的差别,导致发达地区的一些人对本地有了优越感和自豪感,对外地人骨子里总有着人为的等级划分,这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人才的流动,地区间的差别缩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多元大家庭,即使是普通的打工者,也为当地城市的腾飞作出了不朽的贡献。开放、文明、包容的城市,不应有狭隘偏激的态度拒绝外来人。北上广州等一线城市先后实现居住证管理,外地人与本地人同享社保医疗等保障和公共服务,身份认同,为外来人口安家居业打了一剂强心剂。

  律师起诉小品,不管结局输赢,我们不能一笑而过,要读懂这背后的渴求——摒除对河南的惯性思维要,要以崭新的观点全面、客观、公正地理解河南。然而,要扭转河南印象不能寄托在一场官司上,舆论引导是一方面,更要当地政府积极营造民风淳朴的良好社会环境。(作者:杨应和)

  观点:面对地域歧视,与其怒“怼”不如宽厚待之(张楠之)

  谁不爱自己的家乡?家乡被歧视,身为河南人的这位律师利用自己的专长,用法律的手段维护家乡和家乡人的名誉,精神可嘉,值得称赞。不过,就这一事件而言,恐怕这位律师有些过于敏感了。编剧说“是我用家乡话配的音,我是山东人,老家方言接近河南”,此话恐非虚言,山东一些地方比如菏泽的方言,因为地处鲁豫交界处的缘故,确实与河南话非常接近,甚至很难分辨。所以,所谓的“侵犯河南人名誉权”的诉求就这一具体事件而言,未必成立。

  不过,这种状况也说明,就存有偏见喜欢搞地域歧视者而言,无论是依据方言口音进行歧视,还是依据对方户籍所在地进行歧视,都有搞错对象的可能——因为讲同样方言者可能是另一个地方的人,而户籍相同者又不都是具有某个特征者。而这恰恰说明了地域歧视的非理性,说明了歧视的荒唐。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哪个地方的人没被歧视过?在那些流传于网络的“歧视地图”中,每个地方的人在他人眼里都有不可理解之处,都有可供歧视之处。换言之,歧视是一个互相伤害的游戏,是零和甚至负和的游戏,对谁都没有好处。

  其实,说起骗子,哪个地方的人都有骗子,说起小偷,哪个地方的人都有小偷,说起宰客,哪个地方的景区都有宰客现象,但打击的力度大了,整治规范得好了,哪个地方的骗子、小偷、宰客现象都会减少,甚至会逐渐消失。所以,所谓地域歧视,不过是过往法律法规不健全、技术条件不足、社会治理科学性不够、相关部门工作不力以及某个地方个别人表现不佳等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地域歧视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也就不会在短时间内彻底消失,更不可能靠打场官司就清除。有时候,你越是敏感,越容易受到伤害。一感到歧视便与对方“怼”上,有时候不仅无助于消除歧视,反而会适得其反,招致反感。

  黄勃在《疯狂的石头》中演的笨贼讲的是青岛方言,春晚上赵本山扮演的忽悠角色说的是东北方言,也没见有青岛人或东北人状告黄勃和赵本山侵犯名誉权。青岛籍影视明星黄晓明甚至拿“38元大虾”调侃过自己的家乡,而“青岛大虾”事件发生后,很多青岛人自己也会在外地的朋友面前自我调侃一下。这种调侃表达出的,既是对此类事件批评的态度,也是在试图以幽默化解可能的尴尬。

  很多遭遇各种所谓歧视的人,都不妨把心胸放宽一些,毕竟,歧视他人是你的品质有问题,但宽容大度一笑置之则是我胸怀宽广的表现,更容易获得他人的好感。而且,虽然地域歧视会让一些人在与别人交往时戴上有色眼镜看人,但具体到某个具体的个体时,大家看重的都是对方的个人品质,而非其身上的地域标签,在这样的交往中,宽厚待之远比动不动就“怼”更能交到朋友,也更能化解别人的对该地域的歧视。(作者:张楠之)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胶东在线立场,仅供参考。】

责任编辑:张媛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