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触摸二战炸弹的人——访香港警方拆弹专家

来源:新华社  2020-08-16 11:21:50
A+A- |举报纠错

新华社香港8月15日电 题:用手触摸二战炸弹的人——访香港警方拆弹专家

新华社记者 朱玉 方栋

43岁的拆弹专家李展超一身黑色工作服。“我们工作服的主要色调是黑色。”

他拿出黑色封面的介绍材料。材料写到二战军火时,直言不讳地用了四个字描述:“非常危险”。

香港警方爆炸品处理课炸弹处理主任李展超。新华社发

70多年前埋下的危险,就隐藏在今日香港的闹市中、地铁旁、工地上,甚至是在人们嬉闹的海滩水下。

拆弹专家们必须一个人面对危险。

每位拆弹专家会有助手,也会有团队,但按照要求,他们只能独自走向炸弹。

每天面对生死考验,或多或少地影响了他们的性格。拆弹专家们大多气质沉静,静到似乎周围的气温也随之下降。

“我亲手处理二战期间遗留的未爆军火不少于100次。”李展超对记者说。1999年,李展超加入香港警队。2007年,经过层层选拔进入香港警方爆炸品处理课工作,如今他已成为爆炸品处理课炸弹处理主任。

爆炸品处理课是香港警方在1972年成立的特殊部队,负责处理销毁陆上及水下各类爆炸物、生化及核辐射物品。其中,处理二战期间遗留至今未曾引爆的炸弹是他们的一项重要工作。

“我们每年出动大概有150次左右,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工作都牵涉二战期间遗留的未爆军火。”李展超说,小的有步枪子弹和手榴弹,大的包括数十公斤的炮弹甚至近千公斤的空投炸弹。这些危险军火穿越70多年的时光,向和平年代的人们无声地诉说着二战期间的战火硝烟。

1941年12月,侵华日军攻击香港,18天内对香港多地进行空袭轰炸。在随后长达三年八个月的日军侵占香港时期,香港置身于交战各方的连绵战火中,饱受摧残。

在战后的香港,无论是水域、郊野、工地还是闹市,都会挖掘出未爆炸的军火,相关新闻屡见不鲜。

1995年7月,有货轮在青衣对面水域起锚时,意外捞起一枚重约225公斤的美制空投炸弹。2013年3月,在港岛大潭笃水塘对面的山顶,发现七枚战时炸弹,其中一枚重约900公斤。

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今年7月16日下午,九龙启德一工地内发现长约一米的战时炸弹,周围的两千人即时被疏散。还有今年2月,在皇后大道东锡克庙附近工地上,挖掘出一枚重约500公斤的炸弹,里面有炸药250公斤。

经过检测,一些炸弹的炸药成分依然有效,威力和70年前几乎没有区别,仍拥有巨大的杀伤力。

2月29日在香港皇后大道东锡克庙附近工地挖掘出一枚重约500公斤的炸弹,长度大约1.3米、直径0.4米,里面有炸药250公斤。新华社发

十几年前,香港玛丽医院附近的工地上发现了一枚225公斤重的美军空投炸弹。警方切开炸弹外壳,销毁炸药成分。通常,炸药将慢慢燃尽,不再危险。但在燃烧近半时,剩余炸药由于过热发生了爆炸,对周边建筑造成损坏并引起火情。

有一次,爆炸品处理课在港岛西区山上处理一枚180公斤英军炮弹,其中有效高性能炸药大概90公斤。李展超说,那天山上下大雨,然而炮弹引爆时,爆炸产生的热气流将雨生生逼停10秒钟,随后还引发了几十秒的冰雹。“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炮弹碎片,赶快找地方掩护,后来才发现是冰雹。”

投到香港郊野山上的炸弹,没有人敢搬动它们。拆弹专家们要徒步几小时上山,把炸弹处理完后,直升机再把精疲力尽的专家们救下来……

拥有十几年处理爆炸品经验的李展超,最不愿意碰到的就是日军留下的军火,因为即将战败的日本因国力所致,在军火生产上用材和制作极为随意,最容易产生误爆或者意外引爆,对拆弹人员来说就更加危险。

处理二战遗留军火,目前是最危险的年代。经过几十年的演变,炸弹内的化学品性质已经变得敏感和不稳定。

香港高楼林立,人口稠密。拆弹专家要把保护市民和公众财产作为大前提。他们所有的仪器装备和手段都是围绕这一点。

2018年,港铁沙中线会展站工地短短数月内接连发现三枚未爆AN-M65型空投炸弹。炸弹长约145厘米,重达450公斤,其中俗称TNT的黄色炸药占到225公斤。

李展超说,炸弹威力巨大,如果发生爆炸,每一枚大致相当于4000个手雷一起引爆,后果不堪设想。

警方封锁道路、疏散群众,在10个小时内将附近住宅、商业楼宇及酒店内数以万计的市民引导至安全地带。市民安全了,拆弹专家才会返回前线,真正开始拆弹工作。“通常处理时间至少也要20个小时起,经常需要20到40个小时。”李展超说。沙中线工地的拆弹作业,爆炸品处理课一名炸弹处理主任及其助手,连同十几人的后备小队,连续工作了接近30个小时才完成任务。

相较于电影中的惊心动魄,现实中的拆弹工作更加繁琐复杂。无论炸弹是在哪里发现,他们首先要彻底挖掘出炸弹,判断炸弹的型号和状态。然后用不易产生热力的水压磨砂方式在弹身切割。随后,对里面的有效成分进行燃烧。炸药燃烧完,引信上的炸药也销毁后,才算处理完毕。

拆弹专家是所有警种中危险系数最高的,但是也赋予了队员们沉甸甸的使命感与责任感。

“除了有能力去学习、应用专业的技术和知识外,更要愿意去接触这些危险品、爆炸品,当其他人都选择去回避、去远离的时候,你愿意上前一步去处理。”李展超说。

香港警察在香港皇后大道东锡克庙附近发现炸弹的工地忙碌。新华社发

爆炸品处理课有一句格言:“正确无误、万无一失”,一错,一失,即是生命。

李展超说,队员们要全面考虑爆炸品的所有危险因素,预先思考某个操作后可能的一系列后果,平和冷静地在各种解决方案中采取最合适的去施行,用最平常的心态,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处理爆炸品责任重大,每位拆弹专家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并且进行了严格的训练。李展超记得,当时包括他在内的40名学员接受了八个星期的培训,最后只有两个人获得加入爆炸品处理课的资格。

李展超说,此后,队员还会接受一系列训练,包括土制炸弹处理、常规军火处理、爆炸后调查等,并会被派往海外进行训练和交流。“拆弹专家的训练时间很长,一般来说完成训练最快也要4年,如果掌握全部爆炸品相关内容,我认为至少要8年到10年左右。”

二战遗留的未爆军火一日没有全部清除,香港拆弹专家的使命就一日不会停止。

工作中,李展超从没有想到过害怕。

如果说有情绪起伏的话,那就是每次终于销毁了炸弹,所有人都安全了,可以收工回家的时候。

“那是最欣慰的一刻,每一次都会开心到笑出来。”(视频记者:仇博 刘展威

[ 责任编辑: 王大鹏 ]
新闻爆料:QQ群 41885496  热线 8200999

相关新闻
下载胶东头条

映像胶东更多
视听中心更多

胶东头条客户端   简介:提供烟台新闻、国内国际报道、便民信息、网上民声等服务。

烟台公交客户端   简介:随时随地查询公交运行位置,到点准时来接你,等车不再干着急。

新闻爆料

爆料热线电话:8200999
中国电信提供技术支持
网友交流QQ群:41885496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