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级人民英雄秦建彬(四):戍守“四无”小岛 打下“海上钢钉”

来源:胶东在线  2019-12-03 10:09:53
A+A- |举报纠错
秦建彬
秦建彬

  我的父亲秦建彬,一生与人民军队为伍。战场上,他屡立战功,以自已的血肉之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是勇敢和忠诚的化身。和平年代,在守岛建岛的艰苦岁月里,他坚守信念,刚正不阿,旗帜鲜明地悍卫英雄的荣誉,以透支生命的代价续写新的篇章。记录是为了更好地传承,希望通过此文,告慰父亲的英灵,完成我一直以来的心愿:传承红色基因,让后辈们深入了解并永远铭记先辈的足迹和辉煌,代代相传。本文是《勇敢的战士壮丽的青春》系列回忆文章的第四篇《戍守四无小岛 打下海上钢钉》。

  戍守四无小岛 打下海上钢钉

  朝鲜战争结束了,26军78师遵党中央、中央军委命令于1954年进驻长山列岛,担任守岛建岛、锁钥京津、固千里海防的重要使命。

  在艰苦的建岛守岛岁月里,父亲这一辈守岛官兵发扬我军优良传统,住草棚、搭帐篷、喝咸水、点油灯,叫响“人脱一层皮,岛披一层钢”的口号。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盖营房、建码头、筑公路、搞生产、打坑道。形成“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创业”的优良品质。塑造了“海岛为家、艰苦为荣、祖国为重、奉献为本”的老海岛精神。

  让我们翻开历史的画卷,追寻父辈的足迹,见证英雄的守疆岁月,续写威武军人用血汗铸就的新华章。

  钢铁军人 铸就“海上钢钉”

  从朝鲜战场回国后,老首长--济南军区杨得志司令员,从今后建设强大国防军,加强部队实战经验角度考虑,也是惜才和关心爱护父亲,准备把父亲安排在军机关工作,征求父亲的意见。

  父亲觉着自已文化不高,更喜欢在战斗部队带兵打仗,于是辞谢了老首长,申请回老部队,遂与七十八师二三二团一起进驻长山列岛,来到渤海前哨的“四无”小岛(无航班、无耕地、无淡水、无居民)--大竹山岛,成为这荒无人烟小岛上全军第一批驻岛军人。

1954年11月,刚从朝鲜战场归国的78师232团官兵分乘小渔船进驻驻防岛屿
1954年11月,刚从朝鲜战场归国的78师232团官兵分乘小渔船进驻驻防岛屿
长岛军民热烈欢迎进驻官兵
长岛军民热烈欢迎进驻官兵
  大竹山岛是长山要塞的最前哨。它远离大陆,四边环水,形似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实是一艘钢铁军人铸就的开不走的航空母舰,“海上钢钉”名不虚传!面积虽只有1.46平方公里,战略地位却相当重要。

  当时年代,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防都很薄弱,海岸炮射程较近。敌国军舰仰仗其速度快、吨位大、火力强的优势,肆意频繁侵入我内海及大竹山岛周边海域骚扰挑衅。每遇这种情况,警报响彻全岛,部队立即进入临战状态,严阵以待,家属和孩子也全部撤离营区,进入坑道。那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如家常便饭一般。

  记得有一年国庆节,正值中午吃饭时间,饺子刚下到锅里,警报响起,妈妈拽着大的、抱着小的冲出门,和其它家属、孩子一路爬上山,进入坑道。等警报解除回到家,一锅饺子变成了烂糊糊。

  初上岛时,岛上连一间茅屋也没有,荒凉无比。部队的营房全是帐篷,岛上风大,有时半夜里正睡着觉,帐篷便被放了“风筝”,吹上天空。因为大风,军船经常半月二十天的无法抵岛,淡水运不上来,做饭只好用海水,做出的米饭如沙子般难咽,馒头像石头似的坚硬,很多官兵因此病倒,岛上更是几个月都吃不上一次新鲜蔬菜。

大竹山
大竹山岛

  人脱一层皮 岛披一层钢

  父亲当时是一连连长,还是团党委委员,肩头的担子很重。一方面要严阵以待守疆固防,完成战备训练任务,还要靠自己的双手,带领全连的干部战士开荒地盖营房,打坑道从事国防施工,工作强度可想而知。

父亲秦建彬
秦建彬

  盖营房和打坑道施工所用的建筑材料,全靠人背肩扛,一点点、一步步地运到工地。连队施工每天“三八”制,每个班每天进坑道八小时,换人不换马(工具)。

  为了尽快保质保量地完成施工任务,身为连长的父亲,身先士卒,处处冲在最前面。坑道的浇灌是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每遇这种情况或挖掘出现险段的时候,父亲两三天不下工地是常有的事。

  施工现场有的地方石头坚硬无比,两个小时只能艰难地打一个50厘米的炮眼,一个棒小伙打将下来都累瘫过去,有的地方又沙石混杂,挖着挖着就塌方了……

当时的正副风钻手正在打炮眼
当时的正副风钻手正在打炮眼

  有几次父亲发现情况不妙,赶快保护战士撤出,自已却被堵在塌方后的坑道里,有一次,他被困在塌方的坑道里,两天两夜后,才被外面的战士挖出来。

  在这毫无硝烟的特殊战场,无论劳动强度还是艰苦程度以至危险指数,决不亚于战争年代。

  施工中排哑炮是最危险的,每遇这种情况,只要父亲带班,总是亲自处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他怕战士们出危险,事后总开玩笑说:“反正我无牵无挂,老婆孩又都有了。”由于父亲胆大心细,在多年的国防施工中共排哑炮几十次,无一事故发生。

战士们把坑道里的石渣装入轱辘马车,沿简易滑道推出坑道倒掉
战士们把坑道里的石渣装入轱辘马车,沿简易滑道推出坑道倒掉

  为了确保施工进度,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大家都有一股比、学、赶、帮、超的劲头。经常是炸药一响,未等粉尘散出,便冲进坑道里排渣,不一会儿,两层厚的口罩便被粉尘糊得透不过气,咳出来的全是白色尘沫,离开工地时,整个人如同浑身挂满了霜雪一般。

  在这个“四无”小岛上,父亲和广大驻岛官兵,硬是靠自己的双手,建起了一排排的营房、校舍和俱乐部,条件有了很大改观,很多达到随军条件的家属也随了军。我是1960年和母亲随军来到大竹山岛,1964年9月,大竹山岛成立了“大竹山子弟学校”,我成了小岛上的第一批学生,走进了一年级的课堂。

000

  从此,军嫂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为单调的军营和小岛带来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但是一个恶魔也随之悄悄到来。

  几年的国防施工任务下来,一连的干部战士,有一大半人相继查出矽肺病,大多又因此病退伍回乡,很多人英年早逝。

  父亲每每听到这些噩耗总自责不已,常常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

  离岗休养 发挥余热

  父亲在连续从事国防施工任务多年后,也被确诊患上矽肺病,评定为二等乙级伤残,离岗休养。

111

  1965年5月,父亲离开了大竹山岛,来到位于北长山岛的花沟养病休息。我也随之转学在“花沟子弟学校”开始了一年级下学期的学习。

  父亲虽然离岗休养了,但他把爱国主义教育红色传承之事挂在了心上,在为部队基层连队的战士们言传身教的同时,受邀担任了南、北长山几所学校的课外辅导员,还经常受邀到地方单位进行红色传统教育,所到之处受到热烈欢迎!

  父亲虽然文化不高,但思维敏捷、组织能力强,做报告、讲战斗故事,一两个小时讲下来全部是脱稿,不管场下有多少人、什么身份,从无怯场。也是,那曾经的血与火的战斗场面,早已刻在心里,熔入血液和生命浑然一体,何需备课,出口一定成章。

  当然,父亲最大的情结还是部队,特别是他的老连队--大竹山守备一连,更是他一生的牵挂。每当老兵退役、新兵入伍更是父亲最忙的时候,他不顾身体有病,到连队和小岛讲传统,宣传弘扬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为部队建设继续添砖加瓦,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父亲和战士们在一起交流
父亲和战士们在一起交流

  1972年,父亲感觉身体有所好转,打报告要求工作。父亲任命书上是回大竹山31团任副参谋长,但上级考虑大竹山缺医少药而且没有医院,为照顾身体和方便就医,遂安排父亲到南长山岛的29团任副参谋长。

  父亲此生一定是为部队而来,他的魂永远留在了战场上!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边境战争爆发。一天,父亲下班回家,兴高采烈地对我们说,他要报名上前线,参加战斗,和平太久,一听打仗,手都痒痒,他要拼剌刀。那时他已年近五十,但表现的那份亢奋却像个一腔热血的青年。结果肯定是未能如愿,为此他神情黯淡,失魂落魄了很久,叹息此生再无上战场的机会了。

  父亲常说,一个战士和英雄最好的死法就是为国捐躯,牺牲在战场上,那才是最值得、最完美的一生。

  1982年10月,父亲离休。

  重回金鹤山 缅怀牺牲战友

  自从朝鲜战争结束回国以后,父亲一直有个梦想,什么时候能够重回朝鲜,再去看看那曾经的战场,祭奠牺牲在那里的战友。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42周年之际,父亲的愿望终于得以现实。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崔光次帅给父亲授勋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崔光次帅给父亲授勋

  1992年10月25日,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之邀,父亲跟随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英模代表团,踏上了曾经浴血奋战、多年魂牵梦绕的那片热土。

  在为期7天的访问中,朝鲜政府和人民军给予代表团高规格地接待,所到之处更是受到朝鲜人民的热情欢迎。

  金正日接见了代表团全体成员,并向每位英模转赠了金日成的礼物。

  访朝期间,父亲参观了板门店,到了黄继光中学,去了他曾经荣立特等功的昔日战场“金鹤山”,还参观了朝鲜国家纪念馆和志愿军陈列馆。

父亲在朝鲜国家博物馆挂有自己的英雄陈列像下留影
父亲在朝鲜国家博物馆挂有自己的英雄陈列像下留影

  访问中,父亲还应邀为中国驻朝鲜大使馆人员脱稿做了一场两小时的报告,讲述了他曾经浴血奋战的战争场面和自己的英雄事迹。父亲虽然文化不高,但口才超好,属于那种临场不惧,越遇大事越思路清晰、冷静沉着型的人。

  一场报告会讲下来,大使馆工作人员不断鼓掌,听得意犹未尽。会后使馆人员不住地打听父亲什么文化,哪里毕业的,他们怎么也不相信父亲就是在部队学了些文化知识。

  生命最后一刻不忘缴纳党费

  1999年正月,父亲旧病复发,被查出肺癌,而且是晚期,住到军区总院,后转烟台“107医院”,医院告知,已扩散,无法手术,最多三个月的存活期。

  弥留之际,父亲没有给家人留下任何遗言,只是示意我拿出一个信袋,用别样的眼光吃力地说:"看样子,这是我最后一笔党费了,你回去交给我的党小组长。”

  我知道他的党小组长,是29团大灶食堂的上士。住院前,父亲总是按月把党费交给这位同志,住院后,每月嘱我替交。

  我的眼泪瞬时流了下来,怎么也止不住。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不忘履行党员的义务,实践了入党誓词,他无愧于共产党员的称号!

  2000年,父亲走完了他传奇辉煌的一生,于2月12日逝世,长眠于他为之建岛守疆的长岛。

222

  结束语

  引用奥斯托洛夫斯基的名言概括父亲的一生: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回忆往事,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卑鄙庸俗而羞愧。临终之际,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

  父亲他虽然未曾达到生命的足够长度,却实现了人生价值质的厚度。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父亲的英雄事迹依然被传颂,父亲的名字已被载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功臣史册!

  敬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作者:秦玉敏,系秦建彬同志女儿  图片:秦玉敏  部分来自网络)

[ 责任编辑: 李里 ]
新闻爆料:QQ群 41885496  热线 8200999

相关新闻
下载胶东头条
评论

映像胶东更多
视听中心更多
娱乐更多

胶东头条客户端   简介:提供烟台新闻、国内国际报道、便民信息、网上民声等服务。

烟台公交客户端   简介:随时随地查询公交运行位置,到点准时来接你,等车不再干着急。

新闻爆料

爆料热线电话:8200999
中国电信提供技术支持
网友交流QQ群:41885496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