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子三:反迫害 争自由 冲锋在黎明前夕

来源:胶东在线  2018-06-27 17:14:23
A+A- |举报纠错

  胶东在线6月27日讯(记者 冯海玉 通讯员 于玲燕)1947年10月29日,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浙江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于子三,掀起了全国规模的以反迫害争自由为内容的学生运动。这场运动被定名为“于子三运动”,是新中国成立前,在国民党统治区爆发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学生运动。

  领导学生运动

  于子三原名于泽西,1925年1月21日出生于牟平县前七夼村(今烟台市莱山区)。1944年11月,考入内迁到贵州省的浙江大学农学院农艺系。入校后,于子三便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思想,参加了学生进步团体“新潮社”。1946年秋,于子三随浙大复原至杭州。

  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到了历史的转折点。国民党军队在人民解放军的反攻下节节败退,蒋管区人民反蒋运动如火如荼。5月4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上海学生举行示威游行,提出“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口号。5月14日,南京中央大学首先提出“吃光”运动,全体学生将一个月的副食费按合理营养分配,四天吃光。消息传到浙大,立即得到响应,一场规模巨大的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运动正在酝酿兴起。吃光运动是抢救教育危机的深入,是反饥饿反内战的组成部分,强烈地触痛了反动势力的中枢神经。

  国民党反动派急忙动员其在学校的国民党、三青团、青年军、特务等反动势力,先发制人,取消了原浙大学生自治会主席的代表资格,妄图攫取对学生自治会的领导权,扼杀学运。但是敌人的美梦没有成真,浙大农艺系三年级学生于子三在激烈的斗争中被推选为主席,登上了学生运动的舞台。

  于子三当选后便立即领导浙大学生进行以反饥饿反内战为主要内容的五月运动。5月16日,于子三主持召开了任职后的第一次群众大会,遭到了三青团、青年军分子等敌对势力的疯狂攻击。他沉着冷静,积极引导进步学生发起反击,最终取得胜利。会议决定17日起罢课,并就增加教育经费、增加副食费等六个方面向国民党政府提出要求。同时决定成立请愿小组向国民党政府请愿。同日晚,于子三当选罢课执行委员会主席。17日,于子三带领千余名学生欢送晋京请愿代表启程。5月20日,汇集在南京的京、沪、苏、杭等地的学生代表和南京各校学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百余名学生受伤,20余人被捕,“五二〇”惨案爆发。

  消息传到浙大后,同学们极为悲愤,纷纷要求联合杭州大、中学生举行示威游行,抗议惨案。5月24日,于子三组织和领导了这场游行活动:参加游行的队员四人一排,高举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大旗,在杭州主要街道高呼“抗议‘五二〇’血案”“严惩凶手”等口号,散发宣传单,引起较大轰动。于子三当日的活动被特务全程记录,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注意。

  此后,于子三又在主持召开“反内战死难同胞追悼会”、组织安排全国学联杭州会议、联系全国学联等工作中得磨练。他用自己的出色表现,赢得了进步学生的拥护和爱戴。但也被国民党特务列入黑名单,成为暗杀对象。9月,于子三加入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直接领导的新民主青年社(简称Y.F)。

  误入敌网惨遭杀害

  1947年10月下旬,于子三收到上海新潮社友陈建新、黄世民的来信,信中说他们将于25日晚来杭,请于子三接站,并预定旅馆宿夜。这封信被中统浙大学运组成员李某偷到,并送到了中统浙江室。信件内容泄密后,敌人盯上了于子三。

  25日晚,于子三和周尚汾到城站接到了陈、黄二人。四人的所有行动均被躲在暗处的“点眼”盯在眼里。四人一出站,几个由特务化妆的三轮车夫便来兜揽生意,抢他们的行李。四人乘车抵达清泰第二旅馆王敬羞夫妇下榻处,与新潮社另两名社友葛师竹、郦伯瑾会和。好友重逢,交谈至深夜。于子三打电话到延龄路大同旅馆预定了房间。

  地下党早已在学校发现过有特务盯梢于子三,曾告诫于子三不要夜宿校外,以防不测。然而夜深更阑,于子三次日一早还要参加浙大教务长张绍忠的追悼会,便与陈、黄、郦三人同宿大同旅馆52号房间。

  这群年轻人不知隔壁53号房间里中统特务正密切监视着他们。26日凌晨2时,经浙江省主席沈鸿烈批准,杭州警察局、警二分局协同中统浙室特务,以查夜为名,逮捕了于、陈、黄、郦四人。8时,葛师竹、周尚汾等如约赶赴大同旅馆52号房间时,发现空无一人,再三追问茶房才得知4人已被捕。周尚汾忙回学校报告情况。

  被捕消息传来后,浙大地下党支部立即召开会议,商量对策,做好应对可能发生的扩大逮捕准备;浙大学子决定派代表探视、慰问四同学,并向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要求警察厅按照法令将被捕人在24小时内移送法院,否则将于30日起罢课;素来爱护师生、反对国民党非法逮捕行为的竺可桢校长更是四处奔波,打探消息。

  27日晚,敌人将黄世民和郦伯瑾送到省会警察局,将陈建新押送保安司令部独立大队,于子三关在上仓桥保安司令部狱中。浙大酝酿着罢课,敌人急切地需要从于子三等人身上打开缺口,以便把正在兴起的浙大学运压下去。特务对四人进行了审问,软硬兼施,恐吓与利诱并行,威逼他们交代问题。于子三是敌人的重点审问对象,为此,中统浙江室出动了10名特务,全力以赴审讯他,妄图取得浙大地下党及全国学联的秘密。面对敌人刑讯逼供,于子三紧咬牙关,没泄漏一点,表现出一个革命者对党、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贞。10月29日,于子三被中统特务杀害于浙江保安司令部监狱。

  于子三运动

  于子三遇害后,为平息浙大的愤怒和社会舆论,敌人急速把陈建新等三人移送法院,伪造了于子三“自杀”现场。并要竺可桢校长到场认可。竺校长带着训导长顾谷宜、医师李天助和学生代表在浙江保安司令部一号牢房里看到于子三的遗体。遗体仰卧在右边的一张木床上,双目张开,席上左边血流成片,喉部正中有割破处约一公分。据李大夫初步检验,伤口深约二寸许,割破大血管,所以流血颇多。床上有一小片玻璃,另一片大的跌落在床下,玻璃尖端有血迹,与伤口同深。于子三遗体已趋僵硬,房间内没有发现喷血现象……

  看守森严的监狱哪来的玻璃片?活人自杀应鲜血喷溅,为何现场的血为渗透而出的?……看过现场后,竺校长发出了一系列质询,保安司令部在场人员无一能答。

  事实证明,自杀是假,伪造现场是真。

  保安司令部要求竺校长在一张写好的纸条上签字,证明于子三系自杀身亡,遭到竺校长严词拒绝。他在另一张纸上写道:“浙江大学学生于子三委实已死,到场看过”就拂袖而去。11月15日,竺校长在答记者问时,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于子三)作为一个学生是一个好学生,此事将成千古奇冤云云。”国民党不仅制造了伪现场,还炮制了假笔录,以证明于子三等四人属于“戡乱”的对象,即使被杀也是罪有应得。然而,通过比照字迹,对笔录内容稍加分析就可看出其中破绽百出。

  10月30日,浙大学子为于子三举行追悼会,并公然集队瞻仰被政府定为“共党分子”的于子三遗容,探望为政府关押的“共党分子”陈建新等三学生。这次示威率先冲破国民党自五月运动以来,在全国筑起的白色恐怖堤防,缺口一经冲开,学生运动洪水喷薄而出,势不可挡。31日,浙大教授会发表宣言,宣布罢教。随后,北平、天津、上海、南京、昆明等20多个城市的学生行动起来,其中12个重要城市的5万大学生和10万中学生举行罢课。11月11日,全国学联发表宣言,要求政府当局严惩凶手,抚恤死者家属,立即释放全国各地被捕的学生和人民,切实保障人权。国际学联也因于子三的被害而发来声援电。1947年12月,中共上海局把这次因于子三被害引起的全国规模的以反迫害、争自由为内容的学生运动定名为“于子三运动”。

  于子三的丧礼定于1948年1月4日举行。为顾全大局,浙大学生听取校方意见,不呼口号、不贴标语,不发“煽动性”宣传品。这一切,均得到了国民党浙江政府的应允。但是,丧礼当日,敌人突然撕毁协议,派特务暴徒百余人冲进浙大,大打出手,破坏于子三出殡会场,造成“一·四”暴行。浙大学生没有被吓退,他们自发聚集,于当日下午在校园中建立于子三衣冠冢。此外还举行罢课,抗议“一·四”暴行。

  青山有幸埋忠骨。暴行后,根据中共杭州工委与中共浙大支部的指示,浙大学生自治会就于子三安葬问题与竺可桢校长进行了磋商,竺校长又提出方案同国民党浙江省政府进行谈判,最终达成协议。3月14日,于子三被安葬在凤凰山上。

  自1947年10月29日于子三被害,至次年3月14日出殡安葬,这场反迫害争自由的学生运动持续了四个半月。于子三运动像五四运动以来历次爱国民主学生运动一样,充分显示了中国青年知识分子的革命性。于子三的道路是典型的中国学生的道路,他的牺牲换来了千万人的觉醒。正如当时浙大学生自治会的宣言所指出的:“我们埋下的不光是已死的于子三,而是一颗强烈的民主炸弹,它会在领导着走向解放的斗争中炸毁那反民主的暴君!”。

[ 责任编辑: 衣岩伟 ]
新闻爆料:QQ群 41885496 QQ群 41885496  热线 8200999

相关新闻
搜索推荐
网友评论
下载胶东头条
评论

映像胶东更多
视听中心更多
娱乐更多

胶东头条客户端   简介:提供烟台新闻、国内国际报道、便民信息、网上民声等服务。

烟台公交客户端   简介:随时随地查询公交运行位置,到点准时来接你,等车不再干着急。

新闻爆料

爆料热线电话:8200999
中国电信提供技术支持
网友交流QQ群:41885496

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