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疙瘩汤》作者:侯翠珍

作者:侯翠珍

  朋友老黄心脏不好进住毓璜顶医院,他躺在病床上输液,身体很虚弱,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的夫人常娥精心照顾,老黄皱一下眉头,胳膊动一动,这样细小的动作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有病是不幸的,但有亲人在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场面温馨感人。

  病房最里边躺着一个50多岁的削瘦女人,脸色灰暗铁青,没有血色没有光泽,双目紧闭,肚子很大,腹水很严重,让人担心稍不留神就能把肚子弄破。雇了保姆日夜照顾她。她有一个引以为荣的画家女儿,但远在深圳工作,不能在身边伺候她。她得病已经好多年了,这次住院已经4个多月了,仍不见明显的好转。保姆正说着,一个老头甩手进来了,他面无表情,径直走到那女人的床边,问:“今天怎么样?”女人微微睁开眼睛说:“还那样。”她说,“真想喝一碗家里做的疙瘩汤,少用油,葱姜暴锅,放点大白菜叶,菠菜,撕几片蘑菇,开锅后打上个鸡蛋花。”她吃力地描述着她心目中渴望了很久的那碗疙瘩汤。老头说:“去买就行了!我那会做?!”那个女人很失望,无奈闭上了眼睛。我听了心里发酸,一个病入膏肓的人,这点要求不高,为什么不能满足她?!也许这老头真不会做饭,可这不是三篇文章两篇诗能把人难住,学着做又如何?金钱不是万能的。家里的饭菜除了干净经济外,还有爱的芬芳,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鲜美的口味,这是花钱买不到的。人们只有吃着家里的饭菜才舒心。只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在外面买着吃,凑夫一顿。这个女人已经凑夫了4个多月,连续120顿没有滋味的饭呀!她重病在身,早已吃厌了,想换换自己家里的口味,她想家了。可是没有人给她送一口汤一粒米,真可怜!

  这老头儿每天都来看她一眼,话语很少,不到10分钟就甩手走了。莫非是女儿给他的硬性规定?怎么看都感觉他像例行公事一样,看一眼就算完成任务。“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几个字在我脑中蹦达,我知道用在这里不合适,但能表达出我的心情。也许这女人病得太久了,已经把老头拖累的疲沓了,感情大为淡薄。可终究夫妻一场,不该这样冷漠!

  过了几天,我又去看望老黄,他已经康复了,谈笑风生,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他的夫人回家做饭了,他看了一下手表说:“她,该来了。。。。。”过了一会儿,常娥提着两个桶装饭盒急冲冲走来,时已深秋,她却满头大汗。她一边拿出老黄的饭菜,一边对那个女人说:“姊妹,我给你做了一碗疙瘩汤,完全按照你说的材料做的,也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她把脸转向我,说:“家里没有菠菜和蘑菇,我现去菜市场买的,所以就耽搁一些时间,来晚了。”保姆慢慢地扶起那个女人,她眼里闪着激动的泪光,脸上出现久违的笑意。这是一碗精致的疙瘩汤:翠绿的红根菠菜,嫩黄的鸡蛋花,白黑相间的蘑菇,面粉小疙瘩晃得非常均匀。色香味形俱佳!一看就知道是用心做的。我对那个女人说:“姊妹,你想吃的疙瘩汤终于来啦!快吃吧,吃下常娥给你做的这碗疙瘩汤你的病就好啦。你知道常娥是谁吗?她是一位县级领导,莱山区的焦书记啊!”那个女人泪水横流,双手合十,对着那碗疙瘩汤拜了又拜,喃喃地说:“焦书记,雷锋啊!焦书记,菩萨啊!。。。”我们惊呆了。

  多年过去了,很多事情淡忘了。唯独这件事深刻印在我的脑海中,仿佛发生在昨天。我常常自责,当时我为什么不能为那人做一碗疙瘩汤呢?给一个病危的人以温暖和关怀。我没有资格谴责别人冷漠,因为我自己就很冷漠。焦书记在百忙之中向她伸出援手,给她莫大的温暖和满足。人的境界大不相同啊

责任编辑:辛芝瓣
2002-2014胶东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