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胶东在线  >  新闻中心  >  社会  >  世相万千

彩民电话托老板代买彩票中大奖 后者称根本没买

2012-09-03 08:43:45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彩民:电话委托彩票站老板代买彩票站老板:我根本没给他买

  彩票号码选对了巨额奖金飞走了

  首席记者周斌

  核心提示

  今年春晚,海清、黄海波主演的小品《美好时代》,讲述了一个彩票销售站老板为别人买彩票,结果中了大奖的故事。最近,这个故事在开封上演了现实版:铁杆彩民韩先生在北京出差时,委托熟识的福彩销售站老板为他投注。当他发现自己选的彩票号中了大奖时,福彩销售站老板却说根本没为他投注。

  【彩民投诉】

  号码选对了大奖飞走了

  “我的情绪从来没有像这几天一样大起大落过,从得知中奖时的惊喜,到眼看着奖金被人领走时的愤怒。就这样,33万元大奖,飞了。”9月1日,韩先生见到记者时,情绪依然激动。

  韩先生是铁杆彩迷,他告诉记者,7年来,他一直在他家附近的开封市向阳路福彩销售站买彩票。“我跟老板两口子都熟悉,几个月前,男老板去世了,我仍然经常打电话、发短信委托女老板为我投注,这在老彩民中是常有的事。”韩先生说,他和女老板陈梅风(音)一直相互信任,他委托对方投注,就很快把钱还上;有一次他中了4.9万元奖金,陈梅风也给他送过去。韩先生说,他和陈梅风之间因彩票引发争执,让他“根本没想到”。

  “8月21日,我出差去北京之前,就给陈梅风打电话,说定了在8月23日替我购买‘3D149’及其他类型的彩票。”韩先生说,“23日中午,我在北京给她打电话,让她替我买‘3D149’333注,一个100倍、另一个200倍的彩票,加上其他类型的彩票共计投入资金2000元。”

  “下午3点多,我给她发信息,询问彩票购买情况,她给我回信息:‘知道,打完了2000元’。晚上7点15分,我又问了一次购买的情况,她仍然回复信息‘打好了,共2000元’。”韩先生拿着手机让记者看当日他和陈梅风互发的信息。

  当晚,韩先生得知自己所买的3D彩票号码149中奖,奖金总额为33万元。抑制不住高兴的心情,他立即给陈梅风打电话报喜。“令我没想到的是,她一点也没显得激动兴奋,而是沉默了一小会儿说‘我忘了打票了’。我立即说:‘你两次回信息说打好了,为啥说忘了打票?’她就不说话了,我再拨她的手机就是关机的声音了。”

  韩先生意识到出了问题,焦急地辗转查找到开封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主任阎正贵的联系方式,他告知了中奖情况,并希望福彩中心第二天冻结该奖,等他回开封再处理。

  “但是,等我第二天回到开封,奖金已被人领走了。”

  【老板回应】

  他委托我买彩票,但我并没有买

  记者拨通了陈梅风的手机。她告诉记者,购买彩票不允许欠账,但是韩先生是她销售站的老彩民了,所以他打电话投注,她就一直为他买彩票。

  “我为他打了彩票,他却不给我钱。他欠我2000块钱,我要了大半年也没要回来。”陈梅风说,8月20日那天,韩先生又打电话投注2000元钱。“我同意打彩票了,但是我没给他打,他后来把2000块钱递给我了,这等于是我把他欠我的钱骗回来了。”

  “23号那天,双色球开奖,他又给我打电话,他说他在北京,让我给他打彩票。我说你欠我这2000块钱,我是怎么要回来的?我不给你打。他狠缠狠缠,我就说‘打罢了’。”陈梅风承认她确实短信回复韩先生已为他买了2000元钱彩票,但其实她并没有买。

  陈梅风说,“3D149”这个号码是她之前提供给韩先生的,8月23日那天,韩先生确实让她打了这个号码。“他让打的号确实中奖了,但是我并没有给他打。而是另外一个彩民也打了这个号,打了100倍,是这个彩民中了奖,奖金也是这个彩民领走的。”

  对于陈梅风说的情况,韩先生说,他从来没有欠过陈梅风的彩票款,每次电话投注后,他都是马上把钱交给她。“3D149”这个号码是他在彩票站看别人投注,才跟着投的。“这个号码我已经跟了两年了,一直买这个号。”

  【福彩中心】

  彩票是领奖唯一凭证

  韩先生告诉记者,他报案后,警方到省福彩中心查证,中奖的彩票确实是从陈梅风的彩票站打出来的,次日被支取的奖金是13万元。“那天我让陈梅风打的是‘3D149’333注,一个100倍、一个200倍的彩票,结果她只打了100倍的彩票,200倍的那张彩票她根本就没打。原本该有33万元的奖金,缩水了20万元。”

  记者联系了开封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主任阎正贵,阎主任说:“8月23日那晚,韩先生打电话时,我告知他尽快返回,并抓紧报案。第二天上午8点多,就有人拿着中奖彩票到福彩中心领取了支票。我们就通知银行因彩票有争议,没让他支取。但是中奖彩票是唯一领取奖金的凭证,我们无权不让他领取。当天下午,这笔奖金被领走。”

  【律师说法】

  电话、短信投注不靠谱

  韩先生打电话、发短信投注,彩票销售站老板也回复称已经为他投注,这样在法律上是否构成一个有效的约定?

  对此,本报法律顾问、河南仟问律师事务所主任罗新建告诉记者,手机短信作为一种数字通信方式,可以作为证据使用。短信可以证明韩先生确实要彩票站老板投注了,也可以证明要求投注的号码和数额。老板回复的短信如能证明确系其发出,也能证明老板同意了韩先生的投注要求。但是,中奖是有极大偶然性的。即便是彩票站老板同意了电话投注的要求,但是并未投注,不投注并不对彩民产生损失,也就是没有民事上的后果。也就是说,仅凭投注电话和短信,要求彩票站老板承担未投注、未中奖的民事后果,于法无据。

  具体到这个案例,罗新建称情况较为复杂。要证明中奖领走奖金的彩民与彩票站老板有没有利害关系,如果有利害关系,那就可能构成恶意串通,其获得奖金可能是无效行为;如果两者没有利害关系,中奖、领奖者是独立的善意的个人,那么韩先生就不能证明是他投注的彩票中了奖。

  罗新建告诉记者,彩票投注本来就有不允许赊账销售的规定,电话、短信投注就是赊购彩票。彩票并非实名制,赊购的彩票一旦中奖,极易产生类似争议。所以,电话、短信投注虽然在老彩民和彩票销售站之间普遍存在,但的确不太靠谱。

责任编辑:李刚
分享烟台新鲜事,上17路论坛!
相关新闻
  • 推荐:
  • 网上民声网上民声
  • 网上问法网上问法
  • 爱心无限爱心无限
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
网上民声网上问法爱心无限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 新闻热线:0535-820099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

胶东在线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