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社会 > 法律新闻 正文

大学生杀害女友被判无期徒刑 造就两个悲痛家庭

2010-10-09 08:22:14   来源:中安在线   []

  无期徒刑,对于王诗翼来说,这无疑是轻判。今年4月24日,因不满女友与他分手,就读省城某高校大三的他将女友杀害。

  “王诗翼取得了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可以从轻处罚。 ”判决书上的文字言简意赅,然而,让伤心的父母原谅弑女元凶,让一切悲、痛、仇、恨转化为谅解,过程显然不能数语道尽。昨天,记者面对面采访了案件的主审法官李鸿,一段爱与恨交织的调解、一场惩与戒兼容的审判仿如重现。

  两个泪流满面的母亲手拉着手,走出法院大门,这起惊动省城的大案这样画上句号。

  【1段血色恋情】

  1米80的个头,系篮球队主力后卫,在省城一所著名高校就读的王诗翼有着跟名字一样飘逸的个性。 2007年秋天,19岁的王诗翼从家乡湖南省永兴县考到合肥一所全国著名高校,王诗翼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哥哥早已成家立业,妹妹在他读大三时也考取了大学。由于哥哥并不怎么听父母的话,村里第一个考取重点大学的王诗翼自然成了父母的所有荣耀。

  1米77,一头飘逸长发,浙江来的林林是独生女,妈妈是一所艺术学院的老师。 2007年,林林与王诗翼成为校友,在该校建筑与艺术学院。外形靓丽,加上自然天成的艺术气息,在原本女生就不多的这所高校里,林林吸引了众多男生的目光。

  2007年秋后的一天,还在新生入学军训期间,王诗翼到林林所在的专业找老乡时认识了林林,两人由此相识、相恋,这对情侣从此成为了校园里的一道风景。

  谁也没想到,不到三年,这段恋情便画上了句号,跟这段恋情一起埋葬的还有林林短短20岁的生命和王诗翼风华正茂的青春。

  2010年4月24日一整天,小远不停地给林林打电话,电话一直不通。他知道,林林被王诗翼叫到出租房去了,林林或许会跟王诗翼坦白他们之间正在交往的事。隐隐感到不妙的小远喊上同学一起到了王诗翼的出租房。不想房门紧闭,里面没有一丝动静,敲了半个小时都没有人开门,小远只得悻悻离去。晚上21时30分左右,小远再次喊同学来到王诗翼的出租房,但还是没有人开门,大家再次分头找林林和王诗翼。

  晚上23时许,小远找来开锁公司的师傅打开了王诗翼租住的屋子的门。当掀开被角,发现林林时,小远立即惊呼“出事了、出事了。”随即报警。

  几乎在小远报案的同时,当晚23时32分,合肥市公安局110报警台接到王诗翼的电话:“我把女友杀了,我现在正在宣城路的一个网吧内……”

  原本相恋的一对恋人为何以悲剧收场?王诗翼为何会残忍地杀害相恋三年的女友?从上午10时到晚上23时,长达十几个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案发后,王诗翼陈述了当天发生的一幕幕。

  4月24日早上,知道林林QQ密码的王诗翼登陆林林的QQ后发现,林林正在跟队友小远交往,而且称呼亲密。随后,9点30分,王诗翼便给林林打电话,约她10点到出租房谈谈。林林在去王诗翼出租房前给小远打了电话。到出租房后,由于林林提出分手,并承认跟小远交往,气急败坏的王诗翼摔碎酒瓶,用玻璃碎片残忍地割林林的脖子,后来又用塑料袋捂住林林的口鼻,终于致其死亡。林林死后,王诗翼试图用碎酒瓶割腕自杀,但未成功,后出门买了帮助睡眠的药吞吃,不想下午醒了过来。晚上,王诗翼到网吧找到同学借用手机拨打了电话报警。

  “我控制欲极强,极度自私。当天彼此说的话太过激,太有煽动性,她说"我们一起去死吧!"我以为是殉情!”王诗翼告诉他的辩护律师郭年勇:“林林的生活观念发生了变化,原本单纯的她在别人影响下,认为跟不同男生发生关系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玩玩而已。当时我很气愤,就想伤害她,当她说她快要死了,问我会不会陪她时,我想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就想杀死她后再自杀,一了百了。 ”

  【2个悲痛家庭】

  王诗翼的家庭条件并不好,原本住在农村的父母靠冶炼医院废弃的CT液提取贵重金属谋生。最近几年,王诗翼的家才从农村搬到城里,但长年的冶炼工作,使得王诗翼父亲的肝、肠、胃、肺都有疾病,王诗翼母亲患有心脏病。王诗翼在合肥就读三年多,忙于生计的父母从来没有空闲来看望他。

  林林家境丰裕,母亲经常到学校来看林林,林林甚至带着王诗翼与母亲见面。饭桌上,林林要求母亲给王诗翼买一个大一点的蹄膀带回去吃,因为王诗翼是男生,而且喜欢运动。林林的母亲对王诗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获悉儿子犯下命案,王家的震惊和悲痛也难以言表。为了表达歉意,9月1日,案件尚未开庭,王诗翼的父母写了一封致歉信,委托法院转交林林父母。

  这封致歉信饱含泪水和辛酸,王诗翼的父母说:“王诗翼从小在外读书,与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太多,可能缺少外界及父母的关爱,养成性格内向,以至于寻找感情归宿,导致感情专注,但他对林林的爱无可厚非。尊敬的哥哥、嫂嫂,在这里我全家代表王诗翼请你们恕罪,且真诚地希望你们保重身体,若有机会的话让诗翼代表林林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 ”

  王诗翼的父母知道:“如此大的创伤难以用金钱抚平,但人心肉做,为了告慰林林的在天之灵,我们愿意拿出我们家的所有积蓄以及能借到的钱,尽最大努力来弥补”。

  “王诗翼之错,论罪不可恕,但我们为人父母,考虑诗翼还年轻,我们想倾其所有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也真诚地希望你们怀怜悯之心,挽救一下我们这个破碎的家庭! ”

  林林是家里的独生女,也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心头肉。尽管痛失爱女的创伤几乎让父母崩溃,但为了年迈的老人,林林的父母还是选择了隐瞒真相。他们将林林的房间保持原样。但老人不相信为何林林这么久都没有打电话回家,林林的父母又骗老人说,林林出国了。为了让老人相信林林已经出国的事情,他们甚至找人做了网页,将林林的照片放在网上给老人看。

  【3次曲折调解】

  王诗翼案主审法官李鸿告诉记者,“如果仅拘泥于案件本身,是无法平息被害人父母的悲痛和仇恨的,我们只有选择更高的立场,希望被害者家人忘却悲伤,选择重新面对生活。毕竟法律除了惩罚还有教育、挽救的功能,一起案件的处理效果应该跟当前的社会主流社会价值相符合。 ”

  初次跟林林家人接触,林林家人尚无法从悲痛中走出。“听林林母亲一个下午的哭泣,从她没有逻辑,只是情感宣泄的哭诉中,我们知道她还没有走出丧女之痛,我们选择了倾听。 ”李鸿告诉记者,首次的调解很不成功。

  第二次调解,王诗翼的父母背负深深自责,他们向林林父母忏悔:他们没有把孩子教好,他们原本一直以这个孩子为荣,没想到孩子犯下滔天之罪。第三次调解,从10点钟开始持续到下午1点,三个多小时里,法官先后让双方父母面对面,又背对背地交流,调解室里情感纠葛、矛盾冲突依旧。在三个多小时的调解中,两个母亲的泪水都没有干过。

  “悲剧已经发生,生命无可挽回。希望这个悲剧不要在其他家庭、其他孩子身上重演,希望同龄的孩子能避免类似悲剧。 ”在这种调解思想指导下,林林父母终于选择原谅。王诗翼父母赔偿林林父母32.2万元,林林父母撤回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那一刻我们都很感动,两个母亲手拉手,泪流满面。 ”李鸿告诉记者。同样感动的还有王诗翼的辩护律师郭年勇,当他看到两个母亲相扶着下楼梯,脸上却止不住泪流时,他也觉得眼角湿润。

  “作为一个大学生,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对学生、家庭、社会都是一个血的教训”。王诗翼这样为自己总结。 9月29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王诗翼送达了判决书,王诗翼表示“服判,不上诉”。

  “如果仅拘泥于案件本身,是无法平息被害人父母的悲痛和仇恨的,我们只有选择更高的立场,希望被害者家人忘却悲伤,选择重新面对生活。一起案件的处理效果应该跟当前的社会主流社会价值相符合。 ” ———主审法官李鸿

  “作为一个大学生,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对学生、家庭、社会都是一个血的教训”。———王诗翼”(孔华 缪子春)

责任编辑:李刚
相关新闻
  • 推荐:
  • 网上民声网上民声
  • 网上问法网上问法
  • 爱心无限爱心无限
  • 分享到:
  • 分享到腾讯微博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新浪微博

 
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
网上民声网上问法爱心无限

新闻中心意见反馈 新闻热线:0535-8200999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JiaoD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